昆明竹子口腔醫院舉辦“向‘最可愛的人致敬’·英雄事跡分享會”鴻 攝

  “寧可前進一步死,也不願後退半步生。寧願死在山頂,也不願死在山腳。隻要戰鬥需要,我寧可像炮彈一樣粉身碎骨”。8月3日下午,在昆明竹子口腔醫院的會議室裏,全國戰鬥英雄安忠文鏗鏘有力的話語,感染著在場的每一位人。

  這是昆明竹子口腔醫院舉辦的“向‘最可愛的人致敬’·英雄事跡分享會”的一個場景。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在當天的分享會上,14位從五十年代初解放大西南的老兵到2010年參軍入伍的解放軍戰士和武警戰士,來自不同年代的軍人講述著他們從軍報國的故事。

昆明竹子口腔醫院舉辦“向‘最可愛的人致敬’·英雄事跡分享會”鴻 攝

  8位同誌用樸實的語言、真摯的情感、生動的故事,從不同角度、不同側麵,講述了一個個忠於職守、舍生忘死、感人肺腑的感人事跡,引起了現場聽眾的強烈共鳴,贏得了陣陣掌聲,不少人感動落淚。

  首先分享的安忠文是全國戰鬥英雄,他生於1963年9月,1981年作為家中的獨子,他瞞著父母報名參軍,來到了原第11軍31師92團服役。在部隊,這個彝族青年表現出眾,很快擔任了92團2營5連班長,並於1984年3月入黨。這一年,對西南邊境打響的那場戰爭中,安忠文在請戰書中寫道:“寧可前進一步死,也不願後退半步生。寧願死在山頂,也不願死在山腳。隻要戰鬥需要,我寧可像炮彈一樣粉身碎骨”。

昆明竹子口腔醫院舉辦“向‘最可愛的人致敬’·英雄事跡分享會” 鴻 攝

  1984年4月,在收複10號高地的過程中,安忠文在衝鋒時踩到了地雷被炸傷,為了減少戰友們的傷亡,他沒有退出戰鬥,而是繼續采用匍匐前進、滾進等戰術,拖著已被炸傷的右腿,以血肉之軀,強忍著疼痛,在雷區為戰友們滾出一條13米的“生命線”,用身體引爆了一枚枚地雷,直到昏倒在血泊中。戰友們踏著他滾出的通道很快收複了3個高地。戰後,安忠文被緊急送往原昆明軍區總醫院,在醫護人員的全力救治下一他昏迷了15天後奇跡般地醒了過來,從他身上取出了密密麻麻的彈片。然而他的雙眼卻再也看不到光明。刹那間,巨大恐懼感籠罩著這個年僅20歲的戰士。與此同時,大量的慰問信也送到了安忠文的手中,在部隊、家人、戰友們鼓勵下,在社會各界的關愛下,安忠文漸漸地從傷痛中走出來。

昆明竹子口腔醫院舉辦“向‘最可愛的人致敬’·英雄事跡分享會” 鴻 攝

  “當時有一位老大娘來看我時,和身邊的護士說,她已經60多歲了,而我才20來歲,能不能把她的眼睛挖下來給我換上。”這些話安忠文至今記憶猶新,也是激發他堅強活下去的動力。

  在治療時,害怕傷及大腦,安忠文是當時極少數要求不打止痛藥的戰士,經常疼得冒汗,卻他不吭一聲。因為腿部嚴重感染,他多次接受截肢手術,在最後一次手術時,安忠文的舉動更讓大家印象深刻。當時接受了半麻的他,躺在手術台上唱了一首歌:一條腿保邊疆,一隻眼睛好瞄槍……

  安忠文用身體滾雷的壯舉,鼓舞著全軍將士,他也被昆明軍區授予“戰鬥英雄”榮譽稱號。

  2015年,安忠文在陵園祭掃時偶然聽妻子提起,許多烈士並沒有照片,偶爾有一張照片也因常年風吹雨淋,漸漸消失了。於是安忠文下定決心,一定要為犧牲的戰友們尋找照片,讓後人記住他們的音容笑貌。為了搜集烈士資料,他發動了全國各地各個部隊的戰友和烈士的親人,有時一年要往返烈士陵園四五次,行程達5000多公裏。

昆明竹子口腔醫院舉辦“向‘最可愛的人致敬’·英雄事跡分享會” 鴻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