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文明美雲南

 

  圖①:傣鄉美景。

  資料圖片

  圖②:大理洱海。

  崔永江攝

  圖③:一隻成年滇金絲猴在樹上活動。

  李繼明攝

  圖④:西雙版納國家公園亞洲象。

  邱開培攝

  圖⑤:羅平風景。

  毛虹攝

  圖⑥:麗江太安花海。資料圖片  

  築牢西南生態安全屏障

  本報記者張帆楊文明

  “雲南有很好的生態環境,一定要珍惜,不能在成熟自拍照手裏受到破壞。”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在雲南考察時,要求雲南把生態環境保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努力成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

  地處長江、怒江、瀾滄江、珠江等主要河流上遊或者源頭,雲嶺大地是我國的西南生態安全屏障;作為全球34個物種最豐富且受到威脅最大的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之一,雲南是我國特有物種分布最多的地區,是我國乃至世界重要的生物多樣性寶庫。70年來,雲南各族人民嗬護綠色,追求最美。

  客棧農家樂關停、汙水管網上馬。借搶救性保護洱海的“勢”,洱源縣下定決心完善農村汙水處理設施。搶救性保護洱海,洱海水質穩步改善。2018年,洱海水質7個月Ⅱ類、5個月Ⅲ類。生態優先,高原九湖局部向好趨勢明顯:與2017年比較,滇池草海由Ⅴ類改善為Ⅳ類,滇池外海由劣Ⅴ類改善為Ⅳ類。

  好水質來之不易。雲南省委省政府主要負責同誌將履行河長責任當作政治責任,分別擔任撫仙湖、洱海河長,率先示範指導全省湖泊治理和河(湖)長製推進工作。

  責任壓實,雲南省正徹底轉變“環湖造城、環湖布局”的發展模式、“就湖抓湖”的治理格局、“救火式治理”的工作方式、“不給錢就不治理”的被動狀態。2018年,杞麓湖畔的通海縣第二汙水處理廠因資金等原因逾期7年未完工被中央環保督察組點名。督察組前腳離開,通海縣就連夜研究如何整改。

  雖是盛夏,候鳥越冬地鶴慶西草海濕地卻一點也不沉寂:記者還未靠近濕地,就已聽取蛙鳴一片;白鷺見來人,頭也不抬,隻顧肆意捕食。一派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景象。

  很難想象,20年前這片濕地還是魚塘,遠遠就能聞到一股腥臭味。拆壩還湖,水鳥漸漸歸來。從魚塘老板轉做巡護員的寸玉周告訴記者,人為幹擾減少,西草海地區鳥類記錄從80餘種猛增到2019年的197種,從人進鳥退實現了人鳥和諧。

  如今,雲南省90%以上的典型生態係統和85%的重點保護野生動植物物種得到有效保護。通過建立161個自然保護區、18個國家濕地公園、1個國家公園體製試點區等保護地,雲南省已經建立了以就地保護為主、遷地保護和離體保存為輔的生物多樣性保護網絡體係。

  “不少以前命懸一線的植物,今後有望長成一片。”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所研究員孫衛邦說。

  實際上,生物多樣性保護並不局限於保護區,而是貫穿於整個經濟社會發展的全過程。中國西南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收集並保存的種質資源突破2萬種。為了保護綠孔雀,水電站項目停工;毗鄰亞洲象自然保護區的中老鐵路野象穀車站,不惜耗費巨資深挖隧道,隻為了減少對亞洲象的打擾。2019年,雲南頒布實施全國首個生物多樣性保護法規《雲南省生物多樣性保護條例》,讓全省生物多樣性保護有了堅實法律依據。

  從公安、環保聯合執法到環保法庭和環境公益訴訟,從製定自然資源資產有償使用、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環境損害賠償等製度,到發布各州(市)綠色發展指數、組織領導幹部自然資源離任審計,從在全國省級層麵率先發布雲南省生物物種名錄、物種紅色名錄、生態係統名錄、外來物種名錄,到將三成國土麵積劃定為生態保護紅線,雲南先行先試,探索生態環境治理體係建設新路。

  未來雲南怎麽發展?紅線以外,雲南在嗬護綠色、追求最美中探索發展新路。2019年4月,雲南省印發《關於努力將雲南建設成為中國最美麗省份的指導意見》,圍繞生態美、環境美、城市美、鄉村美、山水美進行部署,把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頂層設計變為建設中國最美麗省份的施工藍圖。純電動汽車下線、綠色能源產業有望突破1400億元,2018年全省綠色能源裝機比重達到83.8%,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超過43%,均保持全國領先。雲南打造世界一流綠色能源、綠色食品、健康生活目的地“三張牌”,更是值得期待的未來。

  鮮花盛開客自來

  本報記者張帆楊文明

  曾經髒亂無人識,如今花開遊人醉。走進那洛村,映入眼簾隻有一個字——美!

  那洛村位於臨滄市雙江縣,是個青山掩映下的傣家村寨。因為貧困,過去“豬雞滿地跑、牛糞到處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