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網君獲悉,龍江新市民商會聯合會這兩天將正式完成登記注冊。

  日前,龍江鎮新市民服務、管理創新因舉辦的“韶關之夜”“湖南之夜”而備受關注,順德區委區政府也高度重視、支持這一新的“龍江模式”。

  成立新市民商會聯合會的創新舉措出自龍江鎮,其實有著必然性,龍江鎮高度重視新市民的服務與管理也有深刻的背後緣由。


龍江新市民商會聯合會成立的背後,是基層管理


龍江鎮新市民商會聯合會即將完成登記注冊。


流動人口超戶籍人口兩倍,是力量也是壓力

  家具產業是龍江經濟的主心骨,起於七八十年代,之後不斷快速發展,保持長期興盛狀態。家具產業屬於勞動密集型產業,家具產業的興旺也為龍江帶來了大量的省內外產業工人。

  隨著城市化和產業轉型升級建設步伐的不斷加快,以及上級一係列全麵促進新市民融合發展相關政策、措施的出台,到龍江鎮經商、就業和暫住的外來人口仍一直呈現逐年上升趨勢。據統計,至2019年初,龍江鎮共有常住人口規模接近35萬,其中戶籍人口約11萬,流動人口接近24萬,是戶籍人口的兩倍之多。

  流動人口遠超戶籍人口,對龍江鎮委鎮政府來說,如何服務好、管理好、凝聚好龐大的新市民成為很有意義的重要課題。另外一方麵,由於地域文化差異,新市民難與本地市民融合的局麵也急需破解。

  龍江鎮綜治信訪維穩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劉振峰坦言,服務好新市民是龍江鎮委鎮政府的責任,服務好了、凝聚好了龐大的新市民力量將使龍江鎮發展加速,如果沒有做好這方麵工作,則對龍江鎮平安工作和社會基層治理工作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和壓力。


案例擺在前,市民服務與管理亟需提升

  劉振峰舉例說,隨著城市化進程加速,基層治理遇到的一大挑戰就是征地後建設的市場、小區等載體內的人口服務與管理問題。

  “亞洲國際就是個典型的例子,它是一個大市場,裏麵有公寓、酒店、倉儲物流、中央商務區、辦公區等,地塊涉及幾個村居。隨即發現的問題是,市場內企業辦營業執照,居民辦個居住證、計生證明、老年證都找不到村居負責出屬地證明,因為村居會認為這個屬於鎮級市場,不屬於村居管理,因此曾經也比較混亂,案件多發。”劉振峰說,其實對於村居的反應也值得理解,畢竟一個市場企業數量和人口數量龐大,帶來的各種服務和管理壓力很大,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財力支撐。

  同樣的問題也反映在新建小區,一個新建樓宇甚至一個小區,帶來的是成千上萬的人口數量增加,對於條件一般的村居,無疑難承受管理和服務壓力,包括人員信息采集、商戶消防檢查、糾紛處理、治安建設等等。

  2015年,龍江將亞洲國際劃定由文華社區管理和服務,使亞洲國際發生巨大改變,龍江也同時在全鎮推行網格化管理,固化各市場、小區等由哪個村居負責。隨著網格固化完善,龍江鎮新市民辦發現居民服務離市民期待還有很大差距。如果服務不到位,社會矛盾就會增多,進而影響社會穩定。

  一位村居綜管員劉先生以自己工作為例說,在服務居民方麵,還很粗糙、淺顯,他主要的工作就是采集人員信息,傳達政策和服務,例如計生政策宣講,協助辦理居住證等。該綜管員也表示,新市民和本地居民融入方麵效果並不好。顯然,粗糙的管理和服務亟需向精準服務轉變,需要了解需求,滿足訴求。


龍江新市民商會聯合會成立的背後,是基層管理


順德區委區政府對龍江鎮新市民商會聯合會寄予厚望。


“老鄉帶老鄉”模式,為服務管理帶來機遇

  龍江鎮24萬流動人口中,有個顯著特色,就是“老鄉味”特色明顯。據不完全統計,龍江鎮存在各種同鄉會、老鄉會二三十個。

  “從普通工人到技術工人,再到企業管理層,不少就出來自己創辦企業,帶動老鄉一起幹。龍江鎮家居產業鏈完善,有技術、有資源、有老鄉,創辦企業就很容易。”龍江鎮綜治信訪維穩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劉振峰介紹說。

  “老鄉帶老鄉”的模式,讓龍江鎮新市民地域結構顯得非常清晰。很多家具企業呈現出一般老板是哪裏人,產業工人則多是哪裏人的特征。

  龍江鎮在服務新市民過程中發現,有一定威望的人,比如某企業老板,或一個同鄉會發起人,在老鄉群體中有比較強的帶動作用,在處理糾紛時,能起到很好的協調作用。由此,在營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理念指引下,龍江鎮委鎮政府敏銳地捕捉到,在新市民的服務和管理方麵,可以充分發揮社會力量共同參與。

  今年4月初,龍江鎮召開了鎮內異地商協會溝通交流座談會,圍繞如何服務好新市民,增強新市民融入龍江的獲得感、認同感、歸屬感和幸福感展開探討,致力推動成立龍江鎮新市民商會聯合會,同時推動原來的各同鄉會注冊登記,規範化運作,並加入聯合會。


龍江新市民商會聯合會成立的背後,是基層管理


佛山市湖南省瀏陽市商會日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