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5G,運營商,基站,鐵塔

圖片來自“東方IC”

大家對5G盛宴早已垂涎三尺。大家對5G寄予如此高的期望,除了便利生產和生活外,說到底都是想靠5G狠賺一筆。然而建設5G所需的天量資金,如果僅僅由運營商一家背負或將延緩5G的建設進程。

雖然運營商的5G建設所需資金可以通過多種方式籌集,但是合理分擔5G建設過程中的包袱和風險,對5G的所有參與方來說也是公平之舉。

向社會籌集建設資金,方法可以有很多種

當前,運營商的主營業務已經進入負增長階段。曾經不差錢的運營商也開始麵臨資金來源受限的困擾。麵對5G建設所需的巨量資金,雖然運營商缺錢,但是國內社會並不缺錢。運營商向社會籌資的方式有很多種。

國內的重量級銀行,除了五大國有商業銀行充沛資金外,其他的政策性銀行實力也不容小覷。每年放貸或者一次性給予運營商一定的授信額度自然不會成為問題。而且運營商的盈利能力,以及未來5G的美好前景,這些都會成為銀行向運營商放貸的參考。

通過在公開市場上發行企業債券,這是不少企業利用社會閑散資金辦大事的常用做法。我國企業債的早已經成為企業的重要融資方式。相對於從銀行貸款,公開發債這種操作,雖然需要的審批程序比較繁瑣,但是通過資本市場募集資金的做法是可行的。這種操作,中國聯通已經用了N次。今年年初,中國聯通發布公告稱,中國證監會已核準聯通運營公司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麵值總額不超過人民幣500億元的公司債券。

通過增資擴股,擴大企業規模,當然是若幹可選擇中項目中最便宜的方式方法。通過吸收性新股東入股,無論是國資還是民企,都可以做大運營商的整體實力,而且還不會抬升企業的資產負債率。對運營商來說,通過發行新股吸收類似5G產業鏈上下遊企業入局,既可以實現利益貢獻,而且還可以風險共擔。這既符合國家倡導的混改政策,也為社會資金找到了合適的投資渠道。

以租代購5G網絡設備,案例或將越來越多

7月19日,中國電信發布了5G規模組網建設及應用示範工程(無線主設備部分)單一來源采購公示。公示顯示,該項目采購內容為北京、河北、廣東、上海、重慶、浙江、江蘇、湖北、四川、甘肅、福建、海南等12省的3.5G頻段5G無線網主設備及相關配套設備,采用租賃方式采購。

類似的租賃方式采購,實際上早已有先例。今年1月30日,中國移動對2019年5G規模組網建設及應用示範工程無線主設備采購結果進行了公示。從公示中成熟自拍照可以看到,此次單一來源采購以租賃方式進行,涉及華為、中興、愛立信、諾基亞和大唐移動等電信設備商。

當前5G技術標準尚未完全凍結,相關的電信設備也處於不成熟狀態中。對於運營商來說,花費巨資購買成熟度有待進一步完善的設備自然具有相當高的風險。如果采用租賃方式,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既減少短期投資,又可以與設備商風險共擔。

以租代建5G網絡,可大幅節約社會資金

合建5G網絡的風聲已經傳播了很久。不但有許多自稱技術大拿的人士分析了合建5G的優勢,而且還將給出了可能的合建“2+2”組合,中國移動+中國廣電、中國聯通+中國電信。這種方式近期又開始被熱議,而且監管層的發聲也變相支持這種合建觀點。

有新聞報道稱,6月5日,國資委副主任趙愛明、任洪斌赴中國聯通調研,參加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和中國移動5G產業發展研討會,深入了解三家運營商5G產業相關工作進展情況和下一步考慮。調研中,國資委領導強調,三家運營商要主動承擔國家任務,進一步加強合作,避免5G重複投資,加強5G自主創新和標準工作,重視產業發展中的風險防範工作。

雖然此次參與調研的企業中並沒有中國廣電(中國廣電不屬於國資委管理企業),但是“避免5G重複投資”的指導意見已經足以給通信行業提供應有的借鑒。雖然監管層領導並未指出“重視產業發展中的風險防範工作”中的風險內容,但是成熟自拍照認為5G巨量資金打水漂的問題,或許是其中的考慮之一。

雖然監管層的調研意見並未明確以何種方式來“避免5G重複投資”,但是無論是通過中國鐵塔公司的統一建設,還是通過“2+2”模式來實現,其中的“以租代建”硬核必然會為運營商節約大量資金,也為社會節約了大量重複建設資金。

成立國家通信網絡公司,或將不再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