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會計的客觀性原則。不同主體對同一公司同一會計年度會計數字的核算不應當存在巨大差異,然而,南方航空(600029)和廈門建發(600153)因各自披露的子公司廈門航空有限公司2002年財務數據差異懸殊而備受關注。

  一、案例簡介

  廈門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航)成立於1984年7月25日。是我國改革開放初期成立的第一家股份製航空公司(非上市公司)。現股東為中國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航),占60%股權:廈門建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門建發),股權為40%。南航與廈門建發均為上市公司。根據南航2003年7月公布的招股說明書。廈航2002年實現淨利潤4.4億元,截至2002年12月31日的淨資產為28.7億元。2003年6月,廈門建發以5.76億元將其擁有股權轉讓給其大股東廈門建發集團(以下簡稱建發集團)。根據廈門建發公布的財務數據,廈航2002年實現淨利潤0.78億元。截至2002年12月31目的淨資產為12億元。如同魔術一樣,兩大股東披露的同一子公司同一會計年度的淨利潤競相差3.62億元,而截至同一時點的淨資產相差達16.7億元。

  根據股權結構可知。廈航屬於合資公司,其每年由廈航董事會聘請會計師事務所審計的公司財務報告隻能有一份,而南航與廈門建發隻能依據這份經過審計的財務報告來編報各自的合並報表。但是,0.78億和4.4億——兩個相距甚遠的數據,卻是廈門建發、南航兩家公司同為對廈航2002年淨利潤的描述。如果以廈門建發披露的數據為準。則意味著南航虛增2002年淨利潤2.2億元;如果以南航披露的數據為準,則意味著廈門建發虛減2002年淨利潤1.4億元。那麽廈航真實的會計數據到底是多少?究竟是哪一家上市公司的數據有問題呢?針對市場質疑,雖然南航和廈門建發分別對在廈航上演的“會計魔術”——廈航利潤之爭進行了解釋。但是依據同一份經過審計的財務報告編製的兩份合並報表所反映的同一子公司同一會計年度的財務數字產生如此懸殊的“落差”。令人不得不深思其中緣由以及會計規範的有效性。

  二、解密“會計魔術”

  (一)會計魔術之動機:上市公司各有各的“如意算盤”

  早在南航發行H股之時。就曾考慮在國內上市,希望借此在國內建立一個資本運作平台,籌集更多資金。根據南航的說法。爭取在國內上市,一是為了擴充南航飛機的隊伍,壯大南航的實力:二是整合南航集團的產權,通過股權置換的形式剝離一些不太優良的資產。使南航的優勢更為明顯,在競爭激烈的國內外航空市場上更有話語權。因此,2003年,南航頂著各方壓力,不顧低迷的市場行情。“擠”進了A股市場。南航A股發行的工作效率可謂前所未有。7月4日拿到批文,7月7日就發布了招股說明書。對南航來說,一刻千金,不快不行。因為2003年上半年受非典疫情影響,中國航空業遭受嚴重損失,上半年航空板塊營業收入同比均有較大幅度的下降,雖然國家為扶持航空業出台了稅收優惠、貸款優惠、財政補貼等多項政策,但2003年上半年虧損已是板上釘釘的事。國內主板市場明確要求企業必須保證上市前連續三年盈利方能上市,南航如果2003年上市不成,一旦出現全年虧損。就要等到2006年以後才有上市的可能。對於南航如饑似渴的上市心理。監管層似乎也體恤有加,為了使南航成功發行A股。特地給了一個月的延長期,即南航隻要在2003年7月底以前能夠上市就不用重新補交2003年半年報了。在政策的嗬護下,南航國內主板上市成功。然而,上市後南航卻麵臨著上市當年即陷於虧損的尷尬局麵。為此,南航的“如意算盤”是,為了母公司能盈利,南航必須依賴子公司的“乳汁”來“哺養”母公司。根據其公告,廈航每年都向南航貢獻大量利潤,而在2003年全國航空業“全軍覆沒”的情況下,廈航作為一家較小的地方航空公司,卻成了南航借題發揮的“救命稻草”,南航也借此高招實現了從虧損到盈利的“龍門一躍”。

  與此相反,廈門建發則有另外的“如意算盤”。由於遭受2003年非典疫情的影響,航空業普遍虧損,廈門建發決定將股權轉讓給大股東廈門建發集團。因為一旦股權轉讓完成後,廈航40%股權就轉到了建發集團的控製之下,不屬於上市公司應披露的範圍。從而把惟一屬於航空業的子公司排除到合並報表的編製範圍之外。從而可以避免因當年航空業不景氣對自身業績的拖累。當然此舉不排除如下可能:因為擔心南航上市的信息披露。將廈航的真實資產與盈利情況公之於眾,為避免與南航報表衝突的尷尬境地,廈門建發被迫倉促做出股權交易決策,以5.76億元的轉讓價格將其持有的廈航40%的股權轉讓給建發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