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旅遊應朝選擇的多樣化和方式的自助化方向發展。隨著鄉村旅遊的迅速普及化,旅遊者對鄉村旅遊品種的多樣性、內容的豐富性和體驗差異性的要求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的旅遊者不再滿足於一些成熟的鄉村旅遊點和較固定的旅遊項目,自主開辟新的旅遊點,提出新的旅遊要求。

  想發展鄉村旅遊,資源不夠怎麽辦?投入巨資打造的百年古鎮,是圈起來收門票,還是開放式?在發展鄉村旅遊時,如何處理與村民關係?……

  雖然處在時代的大風口,但這個全新的行業,依舊在麵對各種各樣的新老問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今天成熟自拍照來盤點一下目前有代表性的五大模式。雖然不可全盤複製,但其中的一些思路頗具參考價值。

  “公司主導、村民入股”的統一運營模式

  這種模式下,依靠運營公司對村子進行統一開發、運營、管理和推廣。村民將自家的田地、農家樂、餐館等入股運營公司,和公司利益休憩緊密綁定,從而擰成一股繩,形成運營上的合力。該模式一方麵解決了鄉村旅遊的服務標準、項目建設、品牌推廣等問題,另一方麵還帶動了村民的共同富裕。

  典型案例:山東省淄博市中郝峪村

  中郝峪村曾是一個貧困村,並且沒有老宅子、沒有獨特的山水資源。2003年開始,為了脫貧,一些村民自發搞起農家樂。後來,隨著農家樂數量的增加,一些惡性競爭、欺詐客戶情況出現,於是村裏在2011年成立了幽幽穀旅遊開發公司。

  為了促進村民的積極性,在公司裏,村兩委隻占21%的股份,剩下的都由村民以自己的房產、果園、勞動力等各種資產來入股。村民們除了經營收入以外,每年還會獲得公司的分紅。

  在經營上,公司統一負責村子的項目開發、運營和宣傳。公司運營所有項目,按照承包方式分給業戶,業戶隻負責搞好接待、服務工作,不得擅自接待客人。同時,所有項目價格全部由公司統一製定,所有單向收費都由公司統一收取。

  依靠這個統一化運營模式,這個曾經的貧困村如今每年經營收入將近三千萬。

  引入外來資金的古村鎮開發模式

  對於一些曆史人文資源豐富的古村鎮,引入外來資金進行包裝打造,並統一運營,無疑是一個發展鄉村旅遊的“快速通道”。

  典型案例:臨沂竹泉村

  竹泉村地處山東省沂南縣北部,是中國北方少見的古式村落。後來由青島龍騰集團投資1.56億元進行整體打造。

  經過幾年開發,這裏已成為一處以生態觀光、休閑度假、商務會議為核心,集觀光、休閑、住宿、餐飲、會議、度假、娛樂於一體的綜合性旅遊度假區,也是山東省第一個係統開發的古村落度假區。

  在開發古村落的基礎上,竹泉村還大量挖掘本土文化、美食、民俗傳統等,極大地豐富了鄉村旅遊對於文化休閑體驗的需求。

  如今,竹泉度假村已成為國家4A級景區,2015年接待遊客80餘萬人次,實現直接旅遊收入8000萬元。

  以爆點帶動品牌的“輕啟動”模式

  對於一些資源相對貧瘠地區,通過區域美食、傳統手工藝品等的挖掘,憑規模優勢和特色打造出爆點,也不失為一條可行道路。

  典型案例:陝西袁家村

  袁家村距離西安市78公裏,有一定的區位優勢。為了打造鄉村旅遊,他們決定挖掘陝西特色美食,發展民俗民風體驗一條街。

  為了打造最原汁原味的地方美食,他們挖掘最民間的廚師,挑選最本土的原料,堅決不要大酒店和廚師培訓學校出來的廚師。

  最初由於缺乏名氣,做出來的美食沒人消費,袁家村村委會決定,這些民間廚師隻管做,村裏給發工資。廚師們做出來的東西,首先是在整個民俗街流通,多出的東西發給村民,再送給西安乃至陝西省相關部門和企業。後來,隨著這裏的名氣不斷擴大,許多店鋪的消費者都排起長隊。

  在美食的基礎上,袁家村還不斷發展酒吧、民俗體驗、民宿等一係列配套措施,以求增強遊客的體驗度,並延長鄉村旅遊的產業鏈。

  如今,袁家村號稱日營業額超過200萬,年收入超10億,僅餐飲產值就超過一個中型城市。

  一口價全包的套餐式體驗模式

  相比袁家村這種開放模式,還有一種截然相反的封閉模式:他們依托自己的優勢資源,將全村封閉起來,用戶隻需一張門票,即能享受全部服務。

  如果說袁家村熙熙攘攘的人流是一種繁榮的美,那麽封閉式鄉村,通過高門票限製人流,凸顯的則是古村鎮寧靜的美。

  典型案例:烏村

  烏村緊鄰著名的烏鎮西柵曆史街區,是背靠京杭大運河的古村落,總麵積450畝。具有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和景區依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