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產業鏈真是“風水輪流轉,今年到我家。”2018年鋼廠噸鋼利潤一度空前絕後到達1500元,而2019年上半年,鐵礦石價格一騎絕塵飆升近70%,占盡風光。如今,到了2019年下半年,焦炭要成為下一個明星?

近期,券商中國記者深入國內主要鋼鐵產地——唐山、天津等地深入調查發現,隨著國家集中推進焦化行業去產能政策的實施,焦炭行業恐將迎來第二春,焦炭出廠價持續提升,焦化企業利潤已經超過鋼鐵企業。

麵對鋼鐵產業鏈新的發展形勢,業內人士呼籲,個別鋼鐵企業錯過了鐵礦石,就不要再錯過焦炭,應盡快參與期貨市場,利用好風險管理工具,確保企業盈利水平穩定增長,才是企業穩健長遠發展的良策。

高利潤的黃金時代結束,鋼廠紛紛主動限產

8月16日,上市公司華菱鋼鐵發布了半年度業績披露,今年前6個月,該公司實現營收484億元,同比增長11%;淨利潤則下降約35%,為22億元。

這並不是孤例,此前包括重慶鋼鐵、沙鋼股份、杭鋼股份、柳鋼股份等知名鋼企也陸續出現了類似的業績滑坡。相較於去年同期,淨利潤分別下降19%、56%、38%和38%。而根據中鋼協的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粗鋼產量同比大幅度增長9.9%,鋼協會員企業主營業務利潤同比下降30.7%。

顯然,這是當下全國鋼鐵企業增產不增收,利潤普遍大幅下滑的一個縮影。告別了2018年噸鋼淨利潤一度達到1500元的空前絕後“黃金時代”,國內鋼企效益已經大幅下滑,當前南方部分電爐鋼廠虧損幅度已達到200元/噸以上,而北方鋼廠噸鋼利潤也下降到了100元/噸左右。

與此同時,在上半年持續數月連創新高的產量推動下,各個環節的庫存正在大幅上升。據西本新幹線最新數據,目前國內螺紋鋼庫存高達645萬噸,較去年同期上升了200餘萬噸。而另有統計顯示,截止到8月16日,全國主要鋼材品種總庫存同比增加29%,社會庫存同比增加28%,鋼廠庫存同比增加31%;而具體到螺紋鋼上更為突出,總庫存同比增加49%,社會庫存同比增加44%,鋼廠庫存同比增加60%。

供需已經麵臨失衡危險,怎麽辦?主動限產!7月份以來,全國粗鋼產量已經在持續下滑。根據國家統計局8月14日公布數據顯示,7月份全國粗鋼日均產量274.9萬噸,環比下降16.9萬噸,終結了4月以來不斷刷新曆史新高的產出趨勢。

但是,由於下遊需求萎縮更快,自7月初開始,國內螺紋鋼價格也開始急轉直下,頻頻創下年內新低。為進一步扭轉市場供需失衡局麵,山東、四川等地鋼企近日紛紛決定保價限產,鋼廠檢修率也在不斷上升。8月11日,陝晉甘川地區鋼廠(立恒、建邦、宏達、建龍、陝鋼等),召開內部協調會,決定率先主動限產,降低產量。同期,唐山發文敦促8月強化管控措施落實,確保限產落實到位。

伴隨鋼廠限產的不斷推進,2019年上半年市場的明星——鐵礦石價格也大幅回落。市場恐慌情緒下,鐵礦石普氏指數價格由7月30日的121.15美元/噸跌至8月13日的88.50美元/噸,距離2019年年初72.35美元/噸,已經不遠。

全國集中壓減焦化產能,焦化行業迎來第二春

盡管鐵礦石價格出現了大幅回落,但是上遊另一個原料價格焦炭正麵臨供給大幅壓縮的風險。

8月中旬,券商中國記者深入天津、唐山等地的實地調研情況來看,隨著各地對焦炭去產能方案的進一步推進,2019年焦炭第二輪上漲基本落地,上周以來焦炭價格已經出現了大幅上揚,主流鋼廠焦炭采購價格均上調100元/噸。

焦炭將成為下一個明星?焦化行業迎來集中去產能時刻

唐山市是中國最大的鋼鐵生產基地,當地配套的焦化廠家和貿易商也為數眾多。唐山市最大焦炭貿易商和生產商之一、唐山百馳商貿集團總經理張宏元表示,目前公司已經按照規模減產,減產幅度在30%左右。

此外,券商中國記者從天津、山西等地區多家焦炭生產商和貿易商了解到,目前全國焦炭行業實施了全行業限產,限產幅度在30-50%。隨著限產的推進,焦炭出廠價已連續二次大幅提升。

根據唐山地區統計數據顯示,8月10日之前,河北準一級焦平均盈利129.29元,而8月10日之後,河北準一級焦平均盈利240.79元。張宏元坦言,“隨著限產的不斷推進,焦化行業利潤正在大幅提升,甚至未來一段時間,焦化企業日子都要比鋼廠日子好過。”